傅莹独家撰文:全球化进退中的中国选择
发布日期:2019-08-10 23:10   浏览次数:

只会越开越大

随着科技进步和产业升级,世界向信息化社会迈进,机械化、智能化等对普通产业工人有很强的替代性,会进一步推动社会资源和财富向少数精英群体集中,而中产阶级和蓝领工人的机会会受到挤压。未来全球化的驱动力将更多源自以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为代表的新经济,会带来更广泛、更深刻的资源整合,但同时也有可能进一步拉大贫富差距。发展中国家也会逐渐面临类似的挑战。中国对自身经济社会发展进入新阶段所将面临的挑战是非常敏感和清醒的,也开始采取一些措施,例如正在加强对职业教育的管理和政策扶植,着眼于加快劳动力结构调整。

中国领导人及时预见到新时期的新挑战,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和共享的五大发展理念,以确保国家的政策和发展方式能够及时跟上新时代的要求。今后几年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结构政策、改革政策、社会政策都将围绕新时期的任务展开。

美国有人批评中国在经济全球化中占了“便宜”,但事实上发达国家获益颇丰。例如,据世界银行统计,从1992年到2006年,美国的经济总量从6.54万亿美元增长到18.57万亿美元,扩大了3倍,而且需要指出一点,这是在1992年经济总量为中国15倍多的基础上实现的扩张。此外,西方发达国家的企业将低端制造业转移到中国等新兴国家,不仅控制了生产成本,使得他们可以获得廉价的商品,给消费者带来了巨大好处,也缓解了发达国家的通胀压力。

冷战后世界发展的最重要动力源自经济全球化。全球市场走向一体化,曾经彼此隔绝或者孤立的经济体系逐步敞开,资金、市场、技术、人才、信息全方位扩散,生产资料和生产力在全球范围实现最佳配置,世界经济进入快车道,国与国之间深度依存,合作共赢成为可能。全球化促进了科学技术的发展,便利了文明和文化的交融。随着交通、通讯、网络技术的快速发展,地球变“小”、变“平”,知识和信息在全球范围内快速流通、共享,人类文明和道德意识进一步提升,传统意义上的战争和冲突因素受到遏制,长期的和平环境为经济发展提供了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