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全球化的发展方向
发布日期:2019-08-10 23:10   浏览次数:

  自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经济全球化进入到低速发展阶段;以英国退欧和特朗普胜选为标志,反全球化的趋势愈加明显,许多人把这种现象称为逆全球化。未来经济全球化的走向事关国际经济合作与竞争格局演变方向。准确把握经济全球化的发展方向,在错综复杂的全球经济形势下抓住机遇、化解挑战,是我国对外开放面临的重要任务。

  二是不同国家之间收入分配的格局发生了变化。与一国之内群体之间收入分配的恶化不同,对国与国之间收入分配格局变化的认知更多体现为各国在全球经济中所占份额的升降。过去30年间,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占全球经济的份额大幅上升,而发达经济体所占份额大幅下降。后者通常把这种变化的原因归结为经济全球化,但这种简单化的认识是很片面的。

  第二,在多边层面,以美国为代表的保护主义势力对现行国际经济规则与体制持消极立场,从而对经济全球化构成了巨大的威胁。经济全球化所依托的贸易、投资、金融规则和机制首先是多边层面上的。然而,近年来美国开始公然质疑多边规则和多边机制的合理性。比如,在《2018年贸易政策议程和2017年年度报告》中,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明确指出,过去20年间世界贸易组织的弊端损害了美国的国家利益。为此,美国要求对世界贸易组织进行全面改革。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与欧盟、日本一起倡导构建“零关税自贸区”,试图在世界贸易组织之外另起炉灶。很显然,这些破坏多边规则和机制的做法目的是为了继续维护美国在经济全球化中的主导地位。未来多边层面的国际经济规则和秩序向何处去,最终将取决于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博弈结果。

  三是国际经济规则无法适应劳动力跨国流动的要求。作为一种生产要素,理论上劳动力应该和资本、技术一样实现跨国的自由流动。但实际上这种流动从未真正实现过,根本原因在于缺乏保证劳动力跨国自由流动的多边规则。以世界贸易组织的《服务贸易总协定》为例,尽管在多哈回合谈判中应发展中国家的要求,对自然人流动制定了相应的规则,但由于发达国家的抵制,所涉及的自然人只限于“服务提供者”,且相关规则不能与成员方的出入境管理、移民管制、就业法规相冲突。即便如此,来自发达国家对移民的敌视正在成为反全球化的主要目标。在美国,特朗普政府执政后不仅颁布了一系列限制外来移民的法规,而且决定在美墨边境修筑隔离墙。长期以来对移民持宽容态度的欧盟也开始改变立场,移民问题已经成为欧盟“不可承受之重”。需要说明的是,导致逆全球化的这些因素在全球经济高速增长时期,并不被人们所关注,而在经济低速增长时期,这些因素就会演变为反全球化的口实。国际金融危机后全球经济长达十年的低速增长客观上助长了逆全球化的兴起。

  首先,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为经济全球化的发展提供了指引。合作与共赢理念与反全球化倡导者的零和博弈理念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同时也有助于弥补当今经济全球化所面临的“治理赤字”和“发展赤字”,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

  在这方面,作为一个快速发展的大国和新兴经济体的代表,中国将为经济全球化注入新的活力,同时也将对维护和改革国际经济规则和秩序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中国的快速发展受惠于经济全球化,未来也必将是经济全球化的支持者和推动者。